歡迎來到銳斯泰人力資源(深圳)有限公司官網!
服務熱線:0086-0755-22651305
又一巨頭倒下!3年巨虧100億,市值從105億狂跌到17億!
2017-07-18

時間倒退5年

那時的國產機可不是小米、OV、華為爭霸

而是“中華酷聯”占據大半江山

其中的酷派更是如日中天

1993年4月

郭德英在深圳創辦了酷派集團

從尋呼機起家

轉戰到手機領域

曾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雙模手機等

技術上都是排在全球前列的

市值最高的時候達到了105億

結果到2016年8月6日

市值就狂跌到了17億

2014年銷量還排第六的位置

到現在已經跌出前十

走下了歷史舞臺

老牌手機公司怎么就虧這么多錢呢?

為什么會失敗?究其原因有三:

完全依賴運營商,運營商撤了,他也敗了

酷派推出三模雙卡雙待的手機以來,很受國內三大運營商的青睞,早期運營商為了搶占智能手機市場,需要定制機,而酷派就是最好的選擇。

相對于其他手機公司,酷派幾乎完全依賴運營商,這樣的定制機占了所有手機的80%以上。

互聯網思維的造機模式,粉絲經濟的興起,各大互聯網廠商和傳統手機廠商紛紛入局,這個時代早已經不是運營商的天下了。

2014年,運營商調低了合約機的補貼,并且將裸機銷售作為主要銷售方式,這對于酷派來說是致命的。

2013年,酷派在全球手機市場中的銷量排名還在前10,達3200萬部左右,營業額220億,市場占有率1.8%。

而到了2016年,酷派不僅跌出了國內前十,連具體銷量也沒有公布,業內人士估計不到1500萬部。而且2016年的財報拖了半年才發布,虧了42億港元。

由于運營商的這一政策,酷派徹底跌下了神壇。

轉型后三管齊發,竟把公司逼上了絕路!

運營商調整政策后,“中華酷聯”紛紛開始轉型,酷派也不例外,除了保持原有的運營商渠道外,制定了三條線上、線下、和其他公司合作的三線出擊的轉型路線。

1、線下渠道新建IVVI品牌,最后以巨虧收場!

2014年11月,酷派與渠道商用10億成立合資新公司,運營新品牌ivvi,準備在線下拼一場。

這次在戰略上失敗的一塌糊涂,ivvi不拼參數,主打外形設計、音效、拍照等功能,消費群體定位年輕群體。在這個看配置、看參數的時代,他這一下就輸了一半。

主打音效與拍照,最大的競爭對手是vivo和OPPO,同樣的定位,這兩個品牌幾乎包攬了所有綜藝節目的廣告。為了能分一杯羹,ivvi花血本請當紅明星趙麗穎代言,結果最后因為沒有付尾款與趙麗穎的經紀公司鬧瓣。

而且自從進軍電商到現在為止,ivvi天貓旗艦店上線的四款手機總銷量僅有1324部。

由于營銷乏力,產品亮點不足及售價過高等原因,ivvi自誕生之日起,就以“高價低配”及顏值不高的另類特性,受到用戶冷落,Ivvi成了酷派的一個包袱。

2、電商渠道新建大神品牌,卻成了周鴻祎的菜!

相對于ivvi,大神算是酷派特別成功的一個品牌,2014年5月,在酷派舉行的大神節狂歡活動中,就賣出100多萬臺大神系列手機,銷售額突破10億元,而且在京東上的好評率達到了97%。

大神跟ivvi剛好相反,主打高配低價,符合市場競爭的需要,到現在為止,酷派的大部分銷量也是靠大神系列支撐。但是卻因為酷派的一心二意,將大神拱手送給了周鴻祎。

2015年5月6日,奇虎360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打造新的手機品牌奇酷。同時源自酷派集團的“大神”品牌也將以奇酷公司為基礎,與“奇酷”品牌協同運作。

不過這段婚姻僅安生了1個多月,6月28日,360的競爭對手樂視宣布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就此在三角戀之下,整個形勢也變得微妙起來,直到老周豪言“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公布“復仇計劃”。

周鴻祎朋友圈放狠話

根據酷派與360此前訂立的協議,酷派不得與360的競爭對手就競爭業務訂立任何投資及合作安排,否則360有權低價購買酷派合資公司股份,價格為認購價的50%。于是酷派持有的部分股份在2016年初被折價購回,360股權增加至75%。此舉給酷派帶來18.37億港元的虧損。

此次事件被戲稱為“一女嫁二夫給了18億的分手費”。后來周鴻祎還收購了大神品牌,酷派最自豪的品牌大神和新成立的品牌奇酷就這樣都到了老周的手里。

3、賈躍亭接手酷派,酷派時代落幕!

而且樂視后來又花費10.47億港元增持酷派股份到28.9%,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從此酷派成為樂視的子公司。如今連賈躍亭自己都顧不住了,更何況酷派這個爛攤子。

關于酷派出軌,市面上有兩種說法,第一是酷派謀求變革,企圖用樂視生態的內容提升酷派的市場競爭力。第二是酷派原董事長郭德英想要退出,套現開溜,所以將股份出讓給樂視。

不管是為什么,這種一女嫁二夫,總歸是不怎么光彩的。

酷派該何去何從?

今年5月爆出來,酷派與校招的300多名校招生解約,據傳酷派某HR直言:酷派業績一落千丈,“一夜坍塌”,“也許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再一次將酷派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實際上酷派內部的問題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有員工說酷派的凈利真是“從牙齒上刮出來的”,出差規定只能買 7折的機票,以從深圳到北京航班為例,員工一般只能從深圳飛到天津,再轉高鐵,或者自己掏錢補足剩余部分。

規定每月必須加班40個小時,不僅沒有加班補助,而且只能換一天的休假,還不能與節假日連著,員工對此早就不滿。

在成立奇酷的時候,新員工都想申請調到那邊去,但又怕被說見異思遷沒敢提。

普通員工在酷派已經沒有任何成就感,就連高管也是紛紛離職。

隊伍都散了,這仗還怎么打?現在再看郭德英“一女嫁兩夫”的對策,也算是良策,等老本都賠光了,也就沒有什么價值了。

一位業內人士點評說,“奮斗了23年,老郭累了,退休去享受另外一種生活,這未嘗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

郭德英的退去,代表了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開啟。

行業方案
  • IT電子通信
  • 消費類電子
  • 汽車航空
  • 機械制造
  • 智能家居
  • 物聯網
  • 人工智能
  • 新能源
  • 高科技
  • 新材料
業務覆蓋范圍
  • 深圳
  • 上海
  • 北京
  • 廣州
  • 珠海
  • 東莞
  • 惠州
  • 中山
  • 佛山
  • 蘇州
  • 杭州
  • 南京
  • 長沙
  • 重慶
  • 成都
  • 福建
  • 西安
  • 合肥
  • 武漢
  • 天津
  • 鄭州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3 ~ 2017 銳斯泰人力資源(深圳)有限公司 粵ICP備11003815號
地址:深圳市羅湖區寶安南路2014號振業大廈A座16C
通博tb